NFL/电光队抵伦敦队员调时差苦撑好累

洛杉矶电光队19日飞抵伦敦,准备21日迎战田纳西泰坦队。为了调时差不能早睡,很多球员下机后眼皮沉重,有如「梦游」。
电光队14日在克利夫兰出战布朗队后就一直没走,在当地等到18日晚上才搭专机八小时飞往伦敦。这是因为洛杉矶与伦敦时差八小时,而克利夫兰与伦敦时差才五小时,少三小时的时差也不错。电光队与泰坦队比赛预定伦敦时间下午2时30分开打,等于美西时间上午6时30分。
电光队19日上午约8时飞抵伦敦,上午9时45分住进饭店,立即开会。换好球衣后,下午2时坐上巴士到伦敦西北区一座橄榄球场练球两小时。他们必须等到晚上才能上床,力求把生理时钟调成伦敦时间。
电晕队下午约4时练完球召开记者会,四分卫瑞佛斯(PhilipRivers)上台接受提问,2008年瑞佛斯也曾与边锋盖兹(AntonioGates)随队来伦敦比赛。
36岁的瑞佛斯说,球队让他们从克利夫兰出发的苦心安排似乎没太大帮助。他在飞机上只小睡一会,猛喝咖啡也没用,现在非常疲倦。
瑞佛斯说,刚才练完球的时间等于是加州上午8时。他说,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作法可克服时差,已到第三,四杯咖啡下肚都没用的地步。不过他想,如能撑到晚上八,九时,应该就没问题。
电光队跑锋高登(MelvinGordon)最惨,在球场一拐一拐走路,原来竟是在机上扭到腿筋。总教练林恩(AnthonyLynn)说,肯定是飞机坐太久又没喝够水所致,他要高登稍稍练球后就让他休息。
电光队角卫海沃德(CaseyHayward)说,开会时他与其他队友忍不住每几分钟就闭目打一,两秒瞌睡,他一度闭目长达半分钟后惊醒。
防守边锋英格伦(MelvinIngram)则说,他在飞机上一路都睡着,练球时精神抖擞,迫不及待想上场打球。他说,小时候谁会想到长大可到伦敦打球?这是一种福气。